《姑苏晚报》刊登《如面谈》书评——《如是面谈》

发表时间:2018-06-20 发表人:lishengwei

如是面谈

《姑苏晚报》
2018-06-16 00:00

  读罢《如面谈》,深觉没有比这更贴切的书名。生与死的厚重、文学与生活的深邃,在作者止庵先生的笔下化为涓涓细流,缓缓地流淌于扉页之间。我们未曾谋面,却恍若面谈。

  ▲寿昕昀

  止庵先生说,自己最看重的始终是这本《如面谈》。十余年前,面对父亲沙鸥先生的辞世,第一次对生死之事有了切身体会的他提笔写下《如面谈》;十余年后,历经岁月沉淀的他再度回首,带着全新修订的《如面谈》和生活对话、与人生畅谈。全书分为“思想之什”“读书之什”与“怀人之什及其他”三部分,在其中,作者以淡雅的笔墨不失风趣地对生命进行思索、对文学展开评述、对故人流淌怀恋。

  谈及追忆,我们常言“惜别”。《如面谈》是沉重的,因为它无不在叙述告别;但同时,它也是清雅的,因为它小心而无声地蕴藏着最柔软的“惜”。我尤其喜欢止庵先生说的这样一段话:“惜别,所‘惜’的是因别而终止的一个人的生活、事业、追求,以及别人与这个人相处的时光。这对于世界来说只是‘之一’,而对于这个人和这段关系来说则是‘一’,即全部。”《如面谈》之精髓,窃以为恰在其“惜”。“惜”之珍视、“惜”之悲悯、“惜”之豁然,看似淡然一笔,实则蕴含着作者的无限情感,一点一滴藏于字里行间,一笔一划映进读者心田。

  生与死是全书最为核心与深刻的话题。《生死之间》中对生死铁壁的突围、《谈疾病》中对“疾病”由病痛延伸至人生不如意的感悟,《死亡辞典》中对生命本身力量的探寻。我最爱《死者》一文,本觉得冷冰冰的“死者”二字在作者的咀嚼中反生出无限的人情味儿,那里有生者千丝万缕的羁绊,那里有情感伴随记忆的亘远。“在这一关系中,情感就是记忆,而记忆也就是情感。”追忆是一种祭奠,亦是一份缅怀。我们生时未尝不是在暗植追忆的种子。

  喜欢止庵先生的文字,更敬佩他的思想。从文学到文化,从文化到为人,侃侃而谈间止庵先生始终立足于生活、回归至生活,在思维的发散中渗透批判,批判的同时又不失宽厚。言“不惑”,他说:“生命承受得起沉重而承受不起轻松。”谈及“真”,他说:“‘真’并不是一种性质,真的什么,那个‘什么’才是它的性质。”关于“善”与“美”,他说:“当美从善中摆脱出来,它才真正是美。”以照亮自己的光为理想的止庵先生又何尝不是在以《如面谈》照亮世人。

  《如面谈》谈读书的同时,也在荐书。止庵先生以其博览与熟读,旁征博引,作家作品信手拈来。初识者,不妨以荐读读之;熟悉者,不若以重温待之。《谈温柔》中的蒲宁,《无情文章》中的老子,《回来》中关于娜拉出走的结局探讨……爱读书的止庵先生竭力倡导“读想读的书,读最好的书。”单从《如面谈》即可窥见,作者定是爱极了周作人与张爱玲,将二人平和淡然的雅致与冷冷成熟的风姿分别细腻地娓娓道来。读者阅之,纵使不因共鸣而感动,也定会因存异而惊赞!

  止庵先生的文字有其独特的风格,在“怀人之什及其他”中,无论是聊及故人,还是谈起往事,都能读出一份追求与一丝悲悯。不波澜起伏,不豪情热烈,如同一杯温水,舒适中简简单单却饱含阅历,几分含蓄又几分性情。随笔记叙的是生活,又远不止于生活。

  有人说,《如面谈》是一部生死之书;也有人说,这是一部文化之书。我倒更愿称其为对话之书。止庵先生以节制之用笔描摹万千世界,收放自如间,是爱与赠的回馈,是深与雅的融合,是思与辩的碰撞。不如与之谋面,慢慢读来。

(来源:姑苏晚报 2018年6月16日)

http://www.souzoku-nakalaw.com/clw:18002/2018-06-17-09:22:17+7BC-IMSI4644847a00c47024d0018a5fe9e565cd6dab32a6610707d451390c8674adb6e6108ede67f6a1a6b657b306e2e94f2fe0642302af029f45daf0dc0d43e373e0e6389f8a82d6068a822d16252698f7c6b95bb62dd6bf3b4c55200227ac5d4a5743e8a4328cc5838eebc0b7ffb2c6d5f6559bbf26e3b36ceabcc11ccb532d70671e41c5c08554a94854faec899e0054c353c5b0c6cff9adf9ee6f6395de1e4c807538cadd36113d4032573031ede7147c907a?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