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刊登推荐——《英国:第二日不落帝国的海权盛衰:1588—1940》

发表时间:2018-08-29 发表人:lishengwei


英国舰队布成一列纵队逼近的消息,令加的斯陷入了惊恐万状之中。港内驻守的西班牙舰队立刻派出战舰展开邀击。巨大的西班牙战船上那令人望而生畏的青铜冲角,在阳光下闪烁着,两舷的大桨发出耀眼的反光,船首楼上站立着手持火枪和长矛的士兵,主桅上飘扬着西班牙国旗,缓缓向英格兰舰队逼近。






扬帆四海的冲动

西班牙在美洲赚得盆满钵满的成功,早已极大地刺激了比邻英、法等欧洲传统强国。而随着荷兰的独立,北欧瑞典的崛起,大西洋之上的纷争便显得更为激烈。事实上,英、法对美洲大陆的开拓起步并不晚,早在1497年,意大利航海家乔瓦尼·卡博托便在英、法商人的资助下,沿着他个人想象中的“西北航线”绕过爱尔兰的北部海岸线,历经1个月的航程抵达了今天加拿大的纽芬兰地区。可惜的是,展现在这些航海先驱面前的是一片苦寒的不毛之地,加之英、法两国此时在欧洲大陆都各有羁绊,因此向北美殖民的脚步在此后的近1个世纪之中都陷于停滞,唯有少数大胆的渔民会沿着乔瓦尼·卡博托的航线前往纽芬兰富足的渔场捕捞。
有趣的是,伴随着北欧强国瑞典的崛起,关于维京人首先发现北美的传闻在欧洲逐渐传播起来。尽管有很多不同的版本,这个传说的大致内容都是出生挪威的维京贵族莱夫·埃里克松从其父辈的海盗基地——格陵兰岛出发,误打误撞地于1003年左右抵达了今天加拿大最大的岛屿——巴芬岛。由于年代久远,关于维京人发现北美这个传说的真实性早已不可考证,但可以想象,在人类悠久的航海史上并非只有欧洲人才有过扬帆四海的冲动。
在古老的东方,宋、元、明三大帝国先后雄踞东亚,福建泉州港内万帆林立。郑和的舰队可以毫无阻力地向西抵达非洲南部的好望角,那么向东进抵美洲西海岸同样并不困难。印度和阿拉伯的穆斯林商贾可以化印度洋为“星月湖”,那么从欧洲人口中的“香料群岛”——印度尼西亚往东走得更远一点,未必就没有到过夏威夷甚至加利福尼亚的海滨。至于凭借一叶轻舟和一根渔线便浪迹太平洋的毛利人,更曾在复活节岛上雕刻出那些生动的巨石雕像。没有人可以怀疑他们或许曾在智利沿海的沙漠留下过足迹。但对于这些造访者而言,美洲的荒芜和落后都吸引不了他们长期驻足。

正如宋宜昌先生所言:“与其说是亚洲没有能发现新大陆(澳洲和美洲),不如说亚洲未能找到一种欧洲人行之有效的商业—殖民—产业模式,也包括与亚洲政治传统格格不入的一套政治模式。这就使亚洲人不愿去面对新的土地和新的海洋。而就是以上这些模式,使欧洲人发现并开发了美洲,把大西洋变成了一个‘欧洲之湖’。”


来源:腾讯新闻 2018年8月23日

http://www.souzoku-nakalaw.com/clw/a/20180817A0ZQFG00




鹿

印度驱逐了法国势力的同时,英国也将整个北美成功地收入囊中。尽管英国正规军及乔治·华盛顿等人组成的殖民地部队在五大湖地区一再被法国人击败,但是掌握着制海权的英国可以源源不断地向北美投送兵力。

普鲁士陆军冲入奥地利盟国萨克森的领地

克莱武动身前往印度之时,同样通过南亚殖民地而暴富的威廉·皮特正在国会积极推动英国与普鲁士建立同盟关系。皮特构筑英普同盟的初衷或许并非是为了鼓励奥地利,而是希望通过乔治二世汉诺威选帝侯的身份令德意志重新归于团结。皮特曾这样诠释自己的外交政策:“如果没有持久的和平,那么英国和欧洲则势难生存,而如果没有普鲁士的介入,那么目前的联盟则无力保持和平。”日后德意志政治家俾斯麦不无唏嘘地总结道:“英国的外交政策的核心就是在欧洲大陆找一个用身体替他挡子弹的傻瓜,这一次是腓特烈。”
1756年1月,奥地利与法国签署《凡尔赛协定》,长期相互敌视的维也纳和巴黎正式联手对抗英国与普鲁士。自知综合国力处于劣势的腓特烈决心先发制人,他一边着手战备,一边遣使维也纳,要特蕾莎女王做出一年之内不进犯普鲁士的保证,在奥地利方面含糊其词的情况之下,早已整装待发的普鲁士陆军冲入了奥地利盟国——萨克森的领地。
普鲁士军队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占领了萨克森首都德累斯顿,奥地利军队虽然随即驰援,但在易北河畔的罗布西茨,腓特烈成功地以围点打援的方式击败了自己的老对手——奥地利陆军元帅冯·布劳恩,并将1.4万萨克森降兵编入了自己的军队。


来源:腾讯新闻 2018年8月24日

http://www.souzoku-nakalaw.com/clw/a/20180817A17Y9100





温斯顿·丘吉尔曾将“七年战争”称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但综合这场战争中英国人的表现来看,其进退之从容却远比后世的几场泛欧洲战争更完美。

七年战争的契机

如果仅从欧洲大陆的版图来看,“七年战争”几乎没有改变列强的格局。但是放眼全球,人们却不难发现,这场战争已经彻底改变了西方在北美和南亚的殖民版图。昔日英、法和西班牙三足鼎立的北美大陆,随着加拿大和佛罗里达的易手,已经形成了英国一家独大的局面。而在印度,法国虽然仍能保留本地治里等5个贸易点,却也无力再与英国东印度公司抗衡。
图片
七年战争
“七年战争”同时也是汉诺威王朝与英国社会的一次全面整合。共同的敌人令英国人习惯了与一个德意志诸侯国的共生关系。在乔治二世统治的初期,英国社会还经常拿其父乔治一世的政治笑话改头换面地来揶揄他,甚至特意找来一条瘸腿的老马在伦敦街道上脱缰狂奔,身上背着一块牌子:“大家不要拦我——我是国王老家汉诺威的车马,去接陛下和他的妻子到英来。”但乔治二世用他在战场上的表现令英国民众改变了对汉诺威王朝的成见,无论胜负如何,乔治二世终究是英国历史上最后一位与士卒并肩作战的国王。而从自己祖父手中接过王位的乔治三世更以其颇具日耳曼气质的魁梧身材和一口流利的英语,一扫英国社会长期以来对汉诺威王朝的隔阂。
图片
血气方刚的乔治三世



来源:腾讯新闻 2018年8月24日

http://www.souzoku-nakalaw.com/clw/a/20180818A0CZAY00





就在来自德意志小邦不伦瑞克的斐迪南亲王在西线与10万法军对峙的同时,腓特烈本人却在1759年8月12日的库勒斯道夫战役中遭到了俄、奥联军的重创。面对敌军源源不断的预备队,绝望的腓特烈三次亲自冲锋,以求解脱。但是对手的子弹却每次都仅仅撂倒了他的坐骑。最终横行欧洲的普鲁士军队在俄国哥萨克骑兵的冲击下彻底崩溃了

普鲁士大帝腓特烈二世击败法奥联军

1757年11月5日,在莱比锡附近的罗斯巴赫附近,腓特烈成功地以完美的骑兵战术击败了战意不强的法奥联军,随后他又马不停蹄地赶往下一个战场。此时向来谨慎的道恩犯下了自己军旅生涯中最大的一个错误,他误认为腓特烈会和自己一样选择扎营过冬,因此直到腓特烈的部队攻占了关键据点波尔尼村之时,道恩仍在幻想腓特烈随时会从战场上撤走。就是在这样的侥幸心理之下,6.5万奥地利军队在西里西亚的洛伊滕被3.9万普鲁士人击溃。至此,腓特烈以1个月之内的两次大捷成功走出了科林之战的阴影。据说此战之后,腓特烈亲自宴请了被俘的敌军军官,以胜利者的口吻说道:“请大家原谅菜肴不够,因为,绅士们,我想不到你们来得这样快,来得这样多。”而后世的拿破仑在评价腓特烈1757年年末的成功之时,也认为:“洛伊滕会战是机动和决断的杰作。”
图片
腓特烈二世



来源:腾讯新闻 2018年8月29日

http://www.souzoku-nakalaw.com/clw/a/20180817A1DOKQ00